聊城资文网
当前位置:首页»金融资讯»

银联北京分公司:关于京东闪付的五个问题

7月19日消息,京东金融宣布联合北京银联推出NFC支付新品——京东闪付。据介绍,京东闪付是京东支付基于银联“云闪付”合作的NFC产品。除在京东商城等线上消费之外,用户在银联近1000万台“云闪付”POS机上都可以使用京东闪付。相比于“扫码付……

专题: 京东闪付限额怎么取消 

7月19日消息,京东金融宣布联合北京银联推出NFC支付新品——京东闪付。

据介绍,京东闪付是京东支付基于银联“云闪付”合作的NFC产品。除在京东商城等线上消费之外,用户在银联近1000万台“云闪付”POS机上都可以使用京东闪付。

相比于“扫码付”的二维码模式,京东闪付所代表的NFC支付,无需连接移动网络,可避免因手机没有信号而无法支付的尴尬;此外,NFC模式进一步省去了手机解锁、打开App、点击扫码等多个繁琐环节。且通过NFC的银联支付标记替代银行卡号进行交易验证的技术,可降低卡号在信息存储、传输等环节中发生泄漏的可能性,更加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京东金融作为银联战略合作伙伴首批加入了银联二维码支付体系。目前,京东金融通过与银联的合作,在线下已经实现二维码支付和NFC(近场通讯)支付的双重布局。

要转型?银联北分为什么打出这张牌?

问题1银联北京分公司搞这个电子账户创新试点项目的目的是什么?能否深入解读下这个项目的合作模式,对其他机构特别是商业银行的支付业务有什么影响?

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银联北京分公司这次创新试点的目的是希望将拥有合法资质的支付机构的账户纳入银联网络,并为其提供卡组织标准的交易转接及资金清算等服务。在这个合作模式里,支付机构可以复用现有银联网络,实现其账户通过云闪付、二维码等方式在银联网络的商户里消费,再结合目前银联的合作对象京东、新美大(都是互联网公司)来判断,对银联来说支付账户更像是一个引流的渠道,为二维码、云闪付等银联和银行的移动支付业务引入更多C端用户。

仔细分析银联北京分公司推出的这项创新业务对市场的影响。一是银行的基础地位没有被弱化,本质上,账户创新以信息流、资金流为着眼点,分为截断银行和客户之间资金流、信息流的“Staged Wallet即滞留式钱包”和只扮演获客、引流渠道角色的“Passthrough Wallet即穿透式钱包”两种模式。电子账户云闪付模式一方面没有根本改变资金的来源和流向的实质路径,资金依然“从银行进、从银行出”,没有改变银行作为唯一的“吸收公众存款类机构”的地位;一方面没有像其他“钱包”类应用那样截断了银行、卡组织对商户、持卡人的信息交流,是一项“Passthrough Wallet”式的创新,银行对商户、持卡人的把控能力没有被削弱。

二是银行能力得到了极大增强。电子账户云闪付模式里,支付机构及其账户只是“渠道”,定位于为银行获客、引流的渠道,是通过接入银联网络,实现可控、可信、可见、可用的渠道。通过这种创新,一定程度上实现了银行对支付账户的“收编”,既实现了间接与互联网机构“联姻”实现线上批量获客,也做大做强了电子银行的无卡快捷支付通道,还通过支付机构的灵活开发能力解决了对用户需求满足的“最后一百米”问题。

三是为“三方模式”和“四方模式”融合提供了可行方案。以支付宝、微信为代表的“三方模式”,执行的是“Staged Wallet”方案,以中间账户截断客户信息、沉淀客户资金。以往,商业银行体系和银联多次与两家寡头机构交涉“三方模式”与“四方模式”的融合,但是均收效甚微。近一段时期以来,在央行要求各支付机构断开银行多头连接的大背景下,“Staged Wallet”模式后续发展的方向并不明朗。同时,电子支付云闪付模式实际上为原有钱包模式转型“Passthrough Wallet”提供了可能,在兼顾三方模式的利益前提下实现与四方模式的融合,可能是银行体系能够接受的最大边界。

四是将促进银行-银联创新支付产品体系发展。银联云闪付是在央行指导下,银联联合各家商业银行推出的移动支付创新产品体系。自推出以来,面临着产品黏性不高、客户不活跃、场景构建能力不足等问题,因此一直无法取得较大的市场突破。通过与具有较强客户运营能力、灵活营销激励机制的互联网机构合作,有助于银联云闪付创新产品的推广和应用。此前,基于银行账户和支付账户合作的“白条闪付”通过“百天百万用户”的实效证明了这种合作的实际价值。

问题2通过这个创新试点项目,如何看待商业银行与支付机构的“竞-合”关系?

随着支付产业的不断创新,近年来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快速发展,网络支付机构业务规模不断扩大,为近9亿用户开立了支付账户,并通过该账户为其提供服务。从功能上看,支付账户与商业银行账户功能高度类似,支付机构依托该账户开展了类似的存、贷、汇等业务,在很多业务领域与银行账户已存在激烈竞争。为了调和这种竞争关系,使产业发展向良性“竞-合”关系发展,监管部门和银联始终将支付机构定位为小额便民支付服务提供方,对支付账户余额支付进行限额管理,银行卡快捷支付仍需通过关联银行账户实现,相关限额银行有控制权。银联北京分公司将支付账户纳入银联网络也遵循这一原则,未改变支付机构提供“小额、快捷、便民小微支付服务”的定位,也未扩大支付账户的业务类型、改变其业务性质,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银行机构与支付机构在利益上的协同。

反观市场现状,长期以来大型支付机构与商业银行之间通过“两两协议”多头直联,业务规则、价格等均不透明,商业银行之间、同一商业银行分行之间竞争激烈、底线不断突破,这不利于形成良性竞争、有序发展的市场环境,不利于形成各方和谐共赢、健康发展的支付生态。此外,支付机构对商业银行规则不透明,给监管部门对支付机构业务规则、收费体系、风险管控等的合规监管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鉴此,作为卡组织,银联自成立伊始就与成员机构探索建立了“规则联合制定、业务联合推广、市场联合拓展、秩序联合规范、风险联合防范”的产业发展新体制。银联业务规则统一、透明,成员机构通过银联统一转接清算有利于形成规范有序、公平竞争的市场发展环境。因此,支付机构账户统一纳入银联体系,银联通过统一的业务规则对纳入体系的支付机构进行约束,有利于保障包括商业银行、支付机构在内的所有参与机构总体利益,也有利于监管部门实施审慎性监管。需要强调的是,从目前了解到的信息,在支付机构账户纳入银联体系的形式上,银联并不是给予支付机构一个“发卡”身份,支付机构及其账户只是“渠道”,为银行获客、引流的渠道,银联给她们“赋能”以成为更好的、可控的渠道。

问题3银联北京分公司引入支付公司(互联网公司)合作开展账户创新试点,对支付行业会有哪些影响,符合监管吗?

从产业发展的角度看,将支付账户通过此类创新的方式纳入银联网络有利于:

一是满足市场需求。可有效满足市场对于支付账户的便利支付要求,满足广大消费者多元化支付需求,满足商户通过支持更多支付方式吸引和服务客户,满足收单机构扩展收单业务的需求。

二是节约社会成本。银联与支付机构开展账户合作,通过其交易承接到银联现有网络,避免了支付机构重建受理网络,同时,银联也将要求支付机构向银联网络全面开放其商户资源,实现了资源的共享和社会成本的节约。

三是保障支付安全。支付账户既要遵守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的相关要求,也要符合银联的相应业务规则和风险防控标准。银联作为卡组织拥有成熟的风控体系和经验,可有效保障用户支付时的信息安全。

四是加强规范管理。支付账户纳入银联网络便于对支付账户的规范化管理。通过银联系统,可以监控支付账户交易金额等,限制相关交易类型,有效落实账户分类监管要求。以此为抓手,监管部门可对支付账户业务创新进行妥善管理。

通过该合作,支付机构可以复用现有银联基础设施,实现其支付账户在银联网络中的受理使用。由于支付机构在合作过程中仍需遵循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的相关要求,对支付账户进行分类管理、限定账户功能、支付限额,未改变支付机构提供“小额、快捷、便民小微支付服务”的定位,也未扩大支付账户的业务类型、改变其业务性质,因此完全符合现有的监管制度要求。

问题4此次支付机构与银联的合作对用户有哪些好处,会不会增加用户使用支付服务时的风险?

对用户来说多了更多的选择,试想一下,现在用户主要都是通过银行卡或微信、支付宝扫码进行付款,微信和支付宝在移动支付领域目前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随着他们份额的进一步扩大给消费者的实惠也越来越少。如果京东、新美大、百度、联通等公司也推出类似的移动支付产品,且有银联的受理网络支持(用户将能够实现在银联境内外近1000万台支持NFC手机支付的广大线下商户,以及银联“云闪付”线上商户使用),用户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多元化的竞争能给消费者带来更多的便利和实惠。

银联北京分公司此次与支付机构的合作,将支付账户受理纳入到了银联现有的受理、转接、清算运作机制当中,将使用户有着更安全、稳健的支付体验。银联作为卡组织,有着一般机构难以比拟的健全风控机制保障,能进一步帮助支付机构加强支付相关风险管控,保障用户支付安全。同时,银联正在积极推广支付标记化技术(Token),通过支付标记代替银行卡号进行交易验证,降低卡号在信息存储、传输等环节中发生泄漏的可能性。

问题5银联北京分公司与支付机构开展的该合作模式在国外有没有类似先例,还是属于国内独创的业务创新?

在国外,卡组织与支付机构在支付账户合作方面已有一定的探索。如:美国知名支付机构PayPal曾与相关卡组织在支付账户受理方面进行尝试,合作发行了关联PayPal账户的联名卡,该卡可以在相关卡组织网络实现受理。

此次银联北京分公司与支付机构的合作,是在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我国支付业务创新发展趋势的业务创新,直接实现了支付账户通过手机NFC支付,这在全球范围内是领先的。

“It depends!”

从本质上,这项创新没有改变资金的来源和流向的实质路径,更没有像其他“钱包”类应用那样截断了银行、卡组织对商户、持卡人的信息,是一项“passthrough wallet式”的创新。

“这是一个必须反复强调的区别!在这个模式里,支付机构及其账户只是'渠道',为银行获客、引流的渠道,资金还是'从银行进、从银行出'。对银行来说,引入她们作为渠道将会做大原有电子银行的渠道流量”,银联北京分公司助理总经理丘键说:“不是真的让她们去'发卡',只是给她们'赋能',做好渠道,可控的渠道”。

根据记者最新得到的消息,京东金融旗下网银在线已与银联北京分公司签约,将把所有银联卡交易信息“透传”至银联系统,一段时期后条件成熟时再根据要求把资金交易实质切换至网联或银联。这既是率先响应央行银发[2016]112号文关于断开支付机构与银行多头连接要求的举措,也是最终将机构定位于渠道的“passthrough wallet”的重要一步。

说到“钱包”,就不得不要提到目前大行于市的支付宝、微信钱包,这两家接近寡头地位的“钱包”一直被认为是“三方模式”,与银联和银行坚持的“四方模式”格格不入。丘键认为“我们的模式,实际上是在兼顾三方模式的利益前提下,与四方模式的融合,因为我可以通过赋能使你成为'渠道',还保全了你原有的利益诉求。通过我们的这种创新,一定程度上实现了银行对支付账户的‘收编’,既实现了批量获客,也通过支付机构的灵活开发能力解决了对用户需求满足的‘最后一百米’问题。”在央行要求各支付机构断开银行多头连接的大背景下,这种模式实际上为原有钱包模式转型passthrough wallet提供了可能,也可能是银行体系能够接受的最大边界。

记者问,“那是否意味着,下一步的创新合作,可以推广到那两家机构?中国支付市场的模式之争将结束于融合?”

“It depends!”丘键回答到。

本文关键字: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www.lcdzc.cn 聊城资文网 版权所有